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厦门的年味从贡糖开始

发布日期 : 2020-01-20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王珉
  老厦门人泡茶喜欢吃茶配,古老的贡糖的味道代表的就是年味儿。有一年除夕,我路过厦门中山路老街的市场,花花绿绿的糖纸赫然入眼。每块贡糖体积只有两立方厘米,外包装是五颜六色的透明塑料纸。一盒盒贡糖铺展在镁光灯下,似乎在向人们诉说:春节就要来了!
  厦门的年味儿是从贡糖开始的,它开启了年的甜美乐章,如季羡林先生所言:“淡烟和晴岚似的年味。”我禁不住馋虫引诱,总会买一盒回家尝鲜。记得外面是巧克力,内里是花生馅的贡糖,简单得难能可贵。食用时,小心拆开包装纸,巧克力浓香扑鼻,用力吸之,隐约有贡糖的香甜。咬上一口,巧克力的缠绵是大提琴式的,和着贡糖,入口即化,香甜酥爽,回味无穷,配茶最妙。一块贡糖,一杯铁观音,成就简单的美味,更合健康之道。吃完,我还会小心翼翼地将糖纸折叠,作为过年时炫耀的资本。  
  “茶配”是独属于闽南语的词汇,过年的“茶食”内容有馅饼、蜜饯、瓜子、酥糖等茶配。厦门最好的茶配要属贡糖,主要材料是花生仁和砂糖,有时还会加入麦芽糖。花生仁炒熟去皮,再加糖煮,捣碾成酥,经过轧拉成型后切成小块即成。厦门贡糖传到对岸——中国台湾的金门,演化为“金门三宝”之一。据说,贡糖还是明朝地方官员朝圣的贡品,可见,皇帝也喜欢贡糖的酥香甜味。
  儿时,我掰着手指头期待过年。那时,父母工作忙,我大部分时间被寄养在外婆家。快过新年时,老人先祭拜祖先,清扫屋里屋外;然后是贴春联和福字,挂上灯笼和中国结,热烈的红似乎将来年的希望都通过这浓墨重彩渲染出来,最后会购置各种年货。这些做不完的事,在小小的我看来格外漫长。待到外婆开始炸咸糕,我就知道,年的脚步更近了。午后,长辈们会如天兵天将般出现。阖家团圆的日子里,醉人的美酒,一年里最丰盛的年夜饭端上桌,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着围炉火锅,愈热闹愈好,开怀畅饮,好不痛快。
  从来没有一个除夕,我能熬到吃上血蚶,将壳抛在门后期待来年赚大钱,因为“瞌睡虫”总是跟着年幼的我。初一刚起床,我会被“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的拜年声吵醒。孩子们三五成群来拜年,平时不常谋面的孩子结伴同行,像沙丁鱼罐头般涌入家门,此起彼伏地喊着“爷爷奶奶,新年好”,并从老人手中接过红包和各种糖果。我被吵得睡意全无,让外婆帮我穿好新衣,出门拜年。
  新年第一天,我总是雷打不动地提着红灯笼,跟着长辈走亲访友拜年。父母总喜欢将我拉到长辈面前作揖,命我恭敬道:“新年好,万事如意!”亲戚们总是乐呵呵地递来新年红包,顺手抓一大把贡糖,塞到我的新衣口袋里。我看看父母,又看看脸色红润、笑声爽朗的亲戚,赶紧补上母亲一路教的吉祥话。于是,亲戚笑得更欢,将我抱在怀中,再把早已备好的贡糖打开,甜蜜再次触动了我这只“馋虫”。贡糖的味道称得上记忆中不可或缺的年味,诱惑比红包来得强烈。但我被训练过,还要仔细端详父母,直到他们说“吃吧”,才敢剥开放进嘴中。一块接着一块,慢慢咀嚼,不燥不酥,软硬相宜,不脆不黏,香酥甜美,唇齿留香。我舒服地躺在沙发上,晃荡着悬起的小脚丫,听着长辈们说去年的事情……
  春节的贡糖酥甜绵长,品尝送礼两相宜。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着厦门的文化传统,与春节的情怀不谋而合。岁月在变,鹭岛的习俗和年味儿却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