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德国的小学教育缘何从容淡定

发布日期 : 2019-03-20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孙进
  家长为孩子的教育而焦虑并非什么新鲜事,特别是在东亚国家。相形之下,德国的国际学生评估测试成绩不俗,但小学教育显得相对轻松。那么,德国的父母和小学教育为什么能做到从容与淡定呢?
小学教育的目的和定位
  首先,这和德国小学教育的目的和定位有关。
  作为介于幼儿园和中学之间的教育阶段,德国小学教育的首要任务是逐步引导孩子从幼儿园阶段的游戏式学习转向系统式学习。除了传授阅读、书写、计算等基本的文化技能以及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任务之外,德国小学教育的任务还包括保持和呵护“孩子们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学习的乐趣”。为此,德国小学保持慢节奏的教学,跟着儿童认知能力的发展循序渐进。
  小学在一二年级的教学仍带有游戏和互动的特征,没有正式的评分,更没有排名。每学期期末,教师会为每名学生出具详细的学习发展报告,指出其优点、进步之处以及需要加强和改善的地方。从三年级开始(有些州从二年级下学期开始),教师才会给学生打分。评分采用等级式分数,通常包括从优秀到不及格5个等级。成绩不会公开。学生不会因此有很大的学习和竞争压力。
  德国小学生的学业负担也不重。每周的课时数从低年级的20学时逐渐增加到高年级的29学时。因为大多数小学生(67%)接受的是半日制的学校教育,所以,每天在学校学习的时间并不长。此外,德国多数联邦州都禁止中小学在周末、法定节日和假期给学生安排家庭作业。平时虽然允许教师留家庭作业,但是,小学生每天写作业的时间通常不允许超过1小时。如果教师作业留得多,还会遭到父母的抗议。另一方面,德国教师的考评和晋升并不和学生的学习成绩挂钩,所以,教师方面也没有给学生更多学习压力的动机。
升学决定权和教育观念
  其次,这和德国父母的升学决定权和教育观念有关。
  小学毕业后,德国的学生会升入几类不同的中学,如主体中学、实科中学、综合中学和文理中学。其中,文理中学是声望最好的一类中学,直接通向大学;主体中学则是声望最低的学校,直接通向职业教育。小学升初中,是德国孩子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过渡。学校和教师会向每名学生提出上哪一类中学的建议,但是最终的决定权掌握在德国父母手里。这在德国被称作“父母的教育权高于学校教育权”。尽管绝大多数父母会听从教师的建议。但是,如果父母愿意,他们也可以不管教师的建议,将孩子送入自己想去的学校。拥有升学的决定权,德国父母便少了焦虑的一个诱因。此外,德国父母对孩子的期待和不少东亚国家的父母不同。与不少望子成龙的父母相比,德国父母可能只是希望孩子能做好自己就行了。与此相应地,德国父母更多的是根据孩子的能力和兴趣来选择适合孩子的教育道路,而不是像许多望子成龙心切的父母那样,为了走上特定的教育道路而不惜以高标准、严要求的方式塑造和改造自己的孩子。这也是德国父母能淡定与从容的一个原因。
贯通性与均衡性
  再次,德国没有“高考”,且教育体系具有贯通性和发展均衡的特点。
  德国没有“高考”这一压力源,在小学毕业后便对学生进行分流,近一半的学生在中学毕业后进入了职业教育体系,没有类似我国这种千军万马挤高考独木桥的情况。学生在小学毕业后会升入不同类型的中学。不过,不同类型的学校之间存在贯通性:一方面,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成绩在不同类型的学校之间转学;另一方面,同一学校会提供获取不同类型毕业证书的可能,供学生选择。因此,在德国教育系统中,学生向上或向下的流动通道都是畅通的。上什么学校虽然重要,但是还没有重要到决定一切的地步。即便学生在小学毕业后进入主体中学,参加了职业教育,也仍然有上大学的机会和可能,并不会因此而进入一条死胡同。
  另外,德国学校具有发展均衡的特点。政府对不同类型的学校和同一类型内部的学校在教育资源配置上不会厚此薄彼,没有重点学校或重点班。《基本法》第72条第2款要求各州在联邦境内为居民“创设同等的生活条件”。不管人们在哪个地方生活,政府都有义务为其提供同等的基础设施、教育机会和条件。这种均衡性和贯通性让德国父母和学生可以更多地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兴趣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理性的社会环境
  作为经济发达国家,德国教育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免费的,政府还会向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教育补助金,所以,私人家庭在教育上的经费负担不重。德国孩子在整个受教育期间(从小学到高中毕业)的花费平均为20700欧元,还不到德国家庭的平均年收入(37103欧元)。家庭教育投入少,父母期待回报的压力也小,孩子也少了这方面的心理负担,生活得都比较轻松。这当然要归功于德国政府的教育担当。德国教育投入(2016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6.4%,总额高达2001亿欧元。政府承担了超过五分之四的教育投入,在中小学领域,政府承担的比例更是高达87%。另外五分之一,由国外机构、企业、非营利性组织和家庭分担。因此,德国人的生存和竞争的压力不是很大,加上有法律保障的权利,父母也就不会将未来生活的压力传导至对孩子乃至学校的教育期待和要求。
  小学教育的从容与淡定也得益于德国理性的社会环境和舆论导向。德国社会少有攀比,国民性格偏向于务实,讲究循序渐进,能够静下心来做事情。教育问题在德国不是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媒体上很少有宣传课外补习的教育广告,也很少有制造紧张和竞争气氛的文章。媒体更多是向德国父母传递科学、健康的育儿观念,包括批判过度关注和保护儿童的“直升机父母”以及过于挑剔孩子分数的父母,让父母们知道课外补习和家庭作业对大多数孩子起不到改善成绩的作用,让他们不要盲目行事。
(摘自2019年2月21日《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