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雅言与俗语

发布日期 : 2018-05-24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郑培凯
  小时候读《水浒》,第一次见到“筯”这个字。初见之时,还不认得,觉得这个字颇奇怪,是“筋”字多一横。按照上下文,也就猜到“筯”便是筷子。让我清楚记住这个“筯”字的情节,是王婆贪贿说风情,西门庆到潘金莲处幽会,饮酒作乐之际,故意把一双“筯”拂到地面,然后假装拾筯,趁机捏了一把潘金莲跷起的小脚。
  这幕“诲淫”情节写得生动,因此一双“筯”也就铭记在心。
  后来再读《水浒》,居然看到不同写法,有写成“箸”的。是“筯”,还是“箸”,无关紧要,反正就是筷子。
  读书渐多,接触到文字学,才知道有雅言,有俗语,有正式用词,有江湖隐语。所有的物什,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称呼会变,称呼背后所蕴含的文化意义也会改变。
  以一双筷子来说,因为从牙牙学语,我一直听的就是“筷”,总以为这是最正式、最典雅的名称。《水浒》是古代通俗小说,写的是江湖市井,因此,不免掺杂许多市井粗俗用语,那么,“筯”或“箸”大概就是古代的粗俗用词吧。
  事实上,“筷”才是最后起的粗俗用语,大概起自明代贩夫走卒、船帮挑夫这一社会阶层。因为忌讳行船走马有所耽搁,因此,这双日用的吃饭工具就成了忌讳词,不能再说“箸”“筯”了,否则发音为“住”、为“驻”,让人行不得。为了讨个吉利,就用“快”字作为隐语,加上竹头,就成了“筷”字。我从小就以为是个堂堂正正用词的筷子,原来是粗俗的江湖用语,是下九流的黑话,连西门庆与潘金莲都不用的。《王力古汉语字典》根本没有收“筷”这个字。也就是说,“筷”不是古汉语,是后来的俗字,不登大雅之堂的。
  至于“筯”与“箸”孰为正点?《说文》上只有“箸”而没有“筯”,因此,“筯”是个后起的俗写字。《韩非子·喻老》:“昔日纣为象箸而箕子怖。”说的是商纣王用象牙筷子,奢靡淫侈,把公忠体国的箕子吓坏了,觉得国家前途堪虞。“箸”是竹头的,用象牙来做,的确改变了本质,名实不符,有失古风。箕子的担忧,倒有些现代性意义。为保护濒临灭绝的象种,大家都应当“废象箸”。换句现代通俗说法、十分不正点的用词就是:不要使用象牙筷。
  (摘自《雅言与俗语》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