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进山东

发布日期 : 2018-05-23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贾平凹
  第一回进山东,春正发生,出潼关沿着黄河古道走,同车里有着几个和尚——和尚使我们与古代亲近——恍惚里,春秋战国的风云依然演义,我这是去了鲁国之境了。鲁国的土地果然肥沃,人物果然礼仪,狼虎的秦人能被接纳吗?
  沉沉的胡琴从那一簇蓝瓦黄墙的村庄里传来,音绵长,和那一条并不知名的河,在暮色苍茫里蜿蜒而来又蜿蜒而去,弥漫着,如麦田上浓得化也化不开的雾气。我听见在泗水岸上,有了“逝者如斯夫”的声音,从孔子一直说到了现在。
  我的祖先,那个秦嬴政,在他的生前是曾经焚书坑儒过的,但居山高为秦城,秦城已坏,凿池深为秦坑,自坑其国,江海可以枯竭,乾坤可以倾侧,唯斯文用之不息。如今,他的后人如我者,却千里迢迢来拜孔子了。
  其实,秦嬴政在统一天下后也是来过鲁国旧地,他在泰山上祀天,封禅是帝王们的举动。我来山东,除了拜孔,当然也得去登泰山,只是祈求上天给我以艺术上的想象和力量。我来了,孔门弟子三千,我算不算三千零一呢?
  我没有给伟大的先师带一束干肉,我带来的唯是一颗头颅,在孔子的墓前叩一个重响。
  一出潼关,地倾东南,风沙于后,黄河在前,是有了这么广大的平原才使黄河远去,还是有了黄河才有了这平原?呕嘟呕嘟的车轮整整响了一夜,天明看车外,圆天之下是铅色的低云,方地之上是深绿的麦田,哪里有紫白色的桐花,哪里有村庄,粗糙的土坯院墙砖雕的门楼,脚步沉缓的有着黑红颜色而褶纹深刻的后脖的农民,和那叫声依然如豹的走狗——山东的风光竟与陕西关中如此相似!这种惊奇使我必然思想,为什么山东能产生孔子呢?
  那年去新疆,爱上了吃新疆的馕,怀里揣着一块在沙漠上走了一天,遇见一条河水了,蹲下来洗脸,将馕抛向河的上游,开始洗脸,洗毕时馕已顺水而至,捡起泡软的馕就水而吃。那时我歌颂过这种食品,正是吃这种食品产生了包括穆罕默德在内的多少伟人!而山东也是吃大饼的,葱卷大饼,就也产生了孔子这样的圣人吗?
  古书上也讲,泰山在中原独高,所以生孔子。
  圣人或许是吃简单的粗糙的食品而出的,但孔子的一部《论语》能治天下,儒家的文化何以又能在这里产生呢?望着这大的平原,我醒悟到平原是黄天厚土,它深沉博大,它平坦辽阔,它正规,它也保守而滞积。儒文化是大平原的产物,大平原只能产生出儒文化。那么,老庄的哲学呢,就产生于山地和沼泽吧。
  在曲阜,我已经无法觅寻到孔子当年真正生活过的环境,如今以孔庙、孔府、孔林组合的这个城市,看到的是历朝历代皇帝营造起来的孔家的赫然大势。一个文人,身后能达到如此的豪华气派,在整个地球上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了。这是文人的骄傲。
  (摘自《愿人生从容》 九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