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中小学生心理健康

发布日期 : 2018-05-17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学生自卑,有没有人能够及时地去了解、帮助学生消解?父母关系不和,孩子倍感压抑,心事重重,难以自解,是否会有人让他打开心扉,给他力所能及的帮助,指导他正确面对家庭境况?孩子不能与家长进行良好沟通和交流,许多想法和感受不愿意告诉家长,心中积压着这样那样的困惑,教师能不能及时发现、及时干预,帮助学生走出困境?学生长期存在心理问题,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一些学生不正常的行为背后是怎样的心理驱动?心理问题不能及时得到解决,又会对学生的学习、性格以及一生的行为习惯和生活幸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问题都是事关一个人一辈子的大问题,也是学校教育必须关注和重视的大问题,或者说是学校教育应该担负起的责任。道理很简单,如果学校教育不能担负起这种责任,就无法实现“为每一名学生负责”“让每一名学生走向成功”“为学生的一生幸福负责”的教育价值取向和办学追求。
  应该说,中小学校越来越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无论是从设施条件还是教师的配备、教育方法等方面都做了很多努力和探索。但是,我们还需要追问:我们的心理健康教育目标规划是否真的完全落地了?心理咨询室建起来了,是否有效地利用起来了?专职教师的配备能够满足学生的需求吗?教师的专业水平与情怀是否相匹配?我们是否能及时了解学生的心理问题?学生是否愿意或者主动与我们谈他们的心理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每一所学校、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去思考、回答,并付诸行动和实践。只有如此,学校才会在走向内涵发展、关注每一名学生成长时,增加一份底气、一份自信。
 ——编者





记者观察
   
面对学生心理问题,学校心理健康教育该咋办?
本报记者 廉德
  近年来,不时有新闻报道,中小学生离家出走,大的十五六岁,小的八九岁。这其中有家长教育不当的原因,但更表露出一些几岁、十几岁孩子的心理问题,应引起社会特别是学校教育工作者的重视。
  长期以来,不少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容易被家长和教师忽视。有专家指出,中小学生的心理障碍主要表现为厌学、不善交流、偏执及有暴力倾向等。记者在某初中采访时,说起学生的厌学问题,教师们认为一个班有厌学倾向的学生有七八名,占班级学生总数的17%左右;而针对学生的问卷则显示,学生的厌学情绪较为普遍。由于教师过分关注学生的上课和学业成绩,学生的心理障碍被忽视了。记者曾在去朋友家中做客时看到,他上初中的孩子自顾自地玩弄手机,对家长的教育和谈话置若罔闻。像这样不善于或不愿意和家长、教师及同学进行沟通和交流的孩子不是个别,他们的心理障碍得不到有效的排解和疏导,导致部分学生动辄离家出走,更有甚者跳楼自杀。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某中学一名学生对教师在课堂上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不服,下课后便尾随教师至办公室,用小刀连捅教师数刀。这种性格偏执的学生如果与教师甚至同学发生矛盾,再不进行沟通交流,有时候可能会做出一些极端行为。
  如果教师、家长能够及时发现学生的心理问题,及时采取适当的方式方法加以解决,一些极端案例可不可以不发生?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到底出了啥问题?如何关注并寻找解决的办法?2002年,教育部印发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2012年又进行了修订,对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指导思想和原则、目标任务、主要内容、途径和方法以及保障措施做了明确规定。但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依然存在不少问题。一是心理健康教育场所和设施明显不足。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是一门多维度、全覆盖、立体化的系统课程,很多中小学校往往拿出一间教室或者办公室, 摆上几张桌子,门口挂上“心理咨询室”的牌子就完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必需的设施、器材配备不足,致使许多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停留在纸面上、课表中。二是专业师资不足。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是一项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需要从教人员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理论素养和较出色的人际交往、活动策划能力。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某职业学校在校学生有3000多人,而具有心理健康教育资质的教师只有三五个人。目前,中小学真正具备心理健康教育从业资质的教师数量不足,也是导致心理健康教育流于形式的一个原因。三是心理健康教育课程化倾向严重。记者了解到,当前很多中小学对心理健康教育定位不准确,认为学校的德育包含了心理健康教育,在具体操作中移植和套用德育的方法或手段,使心理健康教育机械呆板,缺乏生机和活力。有的学校向学生强行灌输心理学的名词、定义、概念,强行让学生记忆心理学知识和原理,变相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四是缺乏针对性。有的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开展得不好,内容随意,形式随意。记者了解到,在有些学校,教师有时间就上一节、没时间就将心理健康教育课搁置起来的现象比较普遍。还有许多教师不能真正关注学生的心理需求,主动与学生交流得少,往往是坐等学生找上门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心理健康教育的指向性和时效性。为了建立学生心理档案,应付上级检查,一些学校过分推崇心理测验,甚至违反心理测验的道德准则,对学生身心发展的各个方面采用测验的方式加以定性描述,使用通俗刊物上登载的游戏性测试题或自编的问卷来检测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形式大于内容,有的引起学生反感,效果适得其反。       
  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必须建立有效的教育体系。第一,要再认识,再重视。 记者了解到,尽管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已成为当前教育界的共识,成为学校教育改革的新领域,但由于对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规律、属性以及手段和方式方法的认识仍然存在一定误区,加之重视不够、场所和设施不能适应教育教学需求等,阻滞和影响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正常开展。第二,教师队伍建设尤为迫切。要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师资队伍建设,把培养高水平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队伍作为突破点,开展富有特色、具有针对性的心理健康教育知识培训,避免将其作为心理学知识的普及和心理学理论教育,最大程度地预防和矫正学生成长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心理健康问题。第三,要逐步建立全员参与机制,将心理健康教育始终贯穿于学校教育教学全领域、全过程。在建立心理咨询室,由专职教师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的同时,各学科教师也要探讨在学科教学中渗透、强化心理健康教育的路径,与日常教育教学活动同频共振。发挥好班主任工作、班团队活动、校园文体活动、社会实践活动等载体功能,多种途径对中小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与此同时,要充分发挥社会和家庭教育的功能,特别要做好对家长的培训,帮助家长了解和掌握孩子成长的特点、规律以及心理健康教育的方法,以积极健康和谐的家庭环境影响孩子,及时科学地解决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心理健康问题。第四,建立相应的评估机制,要把健全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评估机制作为重要工作,对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场所设施、方式方法和教育效果进行实时、适时监控,提高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实施水平。





经验
传真
将阳光播洒进学生心
潍坊市坊子区实验小学 刘剑锋
  2017年10月17日,一场别开生面的“配音秀”在潍坊市坊子区实验小学六年级二班上演。学生挑选喜爱的动画或短片,用英语、汉语为短片配音,《疯狂动物城》《那个男人的谎言》等或诙谐或感人的配音,让学生们过足了“主播瘾”。活动结束后,一段时间以来心情忧郁的学生小群(化名)在日记中写道:“原来,我们可以这样缓解自己的焦虑情绪。事实上, 父母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是我错怪他们了……”据该班班主任周丹丹介绍,本次“配音秀”是针对六年级学生容易产生焦虑、叛逆、恐惧等诸多心理问题而设计的系列活动之一。
     学校成立了“皮皮鲁工作室”,目的是及时有效地干预学生的心理问题。随后,学校依托取得心理咨询师资格的骨干教师组成项目组,寻找个案背后的普遍规律,对有同类问题的学生进行研究。同时,构建课程体系,拓展研究空间,为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提供多种方法与路径。
    
消除容易忽视的“冷暴力”
    
  作为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研究团队的主力成员,吕林静发现新转来的学生小方(化名)是个矛盾的结合体。小方上课坐不住,易怒,一言不合就和同学动拳头;他又很容易沮丧,大部分时间形单影只,没有玩伴。吕林静私下找学生询问,发现“坏孩子”“差生”等标签被贴到了小方身上。“外在表现是内心需求的影射,内心越需要温暖,外表就越孤僻;外表的暴力和倔强,显示的是内心的脆弱。”心理研究团队的心理学咨询师赵玉华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了小方的行为,“而他背负的种种标签,正是校园中容易忽略的‘冷暴力’。”
  经过会商探讨,团队为小方设计了三条解决问题的路径:1.实施个体心理辅导,引导他改变自我认知方式,鼓励其在帮助一次同学、做好一次作业的细微进步中发现不一样的自我,逐渐树立自信。2.实施群体辅导,面向全体学生开展系列活动及心理健康讲座,让班级学生学会包容、接纳不完美的同伴;心理团队通过无敌风火轮、沙盘游戏等,让学生领会“一个都不能少”的团队合作精神。3.揭旧标签,贴新标签。任课教师要摘掉“有色眼镜”,避免对小方做负面评价,要放大其闪光点,让他感受到教师的关注与爱。
  我们的持续努力渐渐有了效果,几个月后,小方有了明显变化,尽管学习上仍不尽如人意,但学习敷衍的态度明显改变。他不再用拳头替代语言沟通,同学也不再敌视拒绝他,小方开始融入群体生活。
    
从心理问题产生的根源入手
    
  2016年新学期,数学教师兼班主任朱俊清接手了一批新生。她在摸底抽查中发现,全班57名学生,有7名对基本知识不知晓,3名学生达不到合格要求。经过细心观察,她发现这些学生普遍自卑,性格内向,自我封闭。他们有进步的愿望,却找不到实现愿望的办法。
  要关注这些学生,改变这些需要改变的学生,特别是要改变他们的内心。打定主意后,朱俊清为每名学生建立了心理成长档案袋,借此寻找问题背后的问题。针对每个家庭的差异,朱俊清先从家校合育中找切入点,利用周末时间与这些学生的家长单独座谈,了解家庭情况及学生在家表现,进而有针对性地提出改进建议。同时,建立微信群,方便教师与家长及时交流。
  用心研究个案教育的具体策略。对扰乱他人、抄袭作业的小于,朱俊清制作了行为表格,一周一次相应调整。同时让小于根据自己的表现设计表格,内容如老师今天表扬我了、老师总是批评我、今天有问题我主动请教同学、课堂上我举手回答问题了等。对于羞于与人交流的小李和小肖,朱俊清则利用学校举行的淘宝节,安排他们记账,跟着性格外向的同学一起推销商品,从中获得交往的快乐与成功的体验。
  一年后,这些学生渐渐摆脱了心理困惑,主动和父母、教师交流,有的学习能力显著提高,有的代表学校参加运动会取得佳绩。“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个体。”朱俊清对学生的改变很欣慰,“只有进行科学分析,从心理问题产生的根源入手,设计破解的思路,预设达到的目标,研究才会取得实效。”

从改变他的内心开
淄博市高新区实验小学 宋传莉
  小伟(化名)是一个个头大、身体壮实的男生。我教他时,他刚上三年级。那时,他看上去无精打采,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位子上;上课很少抬头,根本不回答问题;学过的字大多不会写,课堂作业完成慢、错字多;家庭作业一般自己记不住,由家长问住在同一幢楼里的同学;课下,很少像其他同学那样做做游戏、说说笑笑,总是皱着眉头。
  为了了解小伟的具体情况,我把小伟叫到办公室。他说,爸爸妈妈不在家,姥爷管自己和弟弟。再问其他的事情,他只摇摇头,一脸的漠然。我又向小伟的姥爷了解情况,得知小伟回家也是闷闷不乐,啥也不说。说起小伟的情况,小伟的姥爷就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我开始对小伟进行观察。他比较内向,不善言谈;学习缺乏积极性,成绩不好;没有朋友,很自卑,内心的压力和苦闷无法排解。父母长期在外工作,对孩子的学习情况漠不关心;老人文化水平不高,缺乏沟通技巧。
  近两年的时间里,我运用心理咨询的方法,以同理心无条件接纳、理解小伟,积极争取家长的支持。令人欣喜的是,我看到了他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对他及其父母来说很重要。
  在班级管理和教学中,我更多地使用正向的语言引导学生们把事情尽量办好。如引导小伟以观察员的身份把优秀作业的“好”用具体的语言表达出来,表达的方法是描述事实,并说出对自己的希望。例如,小伟这样写道:“我看到同学写的字笔画舒展、规范,写得很匀称、整齐,全都贴着横线写。这样的字让我觉得很舒服,我也希望自己写得更大方一些。”这样的方法非常有效。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小伟脸上逐渐有了笑容。
  在家访中,我帮助家长下载乐教乐学软件,收藏安全教育平台网址,指导家长登录、做题。另外,我们还召开家庭会议,与孩子订立写作业、读课文的规则等。通过家访使家长改变了对教师的看法,家长表示尽可能抽出时间陪伴孩子。
  小伟还和班里另外两名男生主动承担起教室里的饮水机管理任务。有一天,我注意到他很轻巧地把水桶装到饮水机上,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或许他在体育方面有潜力可挖!班会课上,我表扬了他义务为班级运水的行为,并且把借来的垒球给他,要求他在业余时间练习,争取在学校第二届春运会上获奖。那一刻,我注意到,他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令人高兴的是,在学校第二届春运会上,他获得了四年级组男子铅球冠军,并且打破了纪录,被选拔参加区运会。





观 点快览
点亮学生的心
海阳市教体局 由洪晓
  中学时代应该是充满阳光的,可面对竞争和升学压力,一些学生的内心充满了困惑和郁闷;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独生子女习惯用烦躁和逆反来回应父母简单又沉重的爱。
  不少中学生因一些不良行为习惯受到教师、家长批评时,不愿意坦然接受,觉得受了很大委屈,要么“揭竿而起”,要么离家出走。前些日子,某地一所中学的一名高二学生因上课玩手机被教师批评,一时想不开,从宿舍楼跳下,摔断双腿。有些学习成绩不佳,受批评较多,长期受冷落、歧视的学生,对外界极为敏感,心理也极为脆弱。这些虽不是普遍现象,但也暴露出学生存在的心理问题。
  面对这样的学生,学校、教师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建起了心理咨询室,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等。但不容否认,大多数的心理健康教育只处在应付的层面,心理咨询室很多时候只见牌子不见人;心理辅导因专职教师缺乏,也只是流于形式。心理健康教育在很多学校还是薄弱环节,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学校必须加强师生间的沟通、交流,重视对学生的引导。
  有的学校积极推行导师制,让每一位科任教师担任5~6名学生的教育导师,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既可以有效解决专业心理咨询教师不足的问题,又可以及时了解学生的心理需求,通过沟通和交流帮助学生消除心理困惑。这种导师制教育实行学生与导师的双向选择,导师通过面谈、书信、电子信箱等与学生进行沟通交流,了解学生的喜怒哀乐。导师通过经常性地与学生谈话交流,拉近与学生的心理距离,建立师生心理上的认同,达到心心相融的目的,从而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引导。在这个过程中,教师利用面谈方式与学生进行交流、沟通,为学生分担学习、生活中的烦恼和忧愁;培养学生自我评价和自我认识的能力,激发学生自我调节的内在动力,让学生通过自我调节,达到自我教育和自我管理的目的。
  对学生心理的关注应当是全方位的,要贯穿在教育教学的各个方面。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应当有意识地培养学生的阳光心态,营造平等、和谐的良好课堂教学氛围,在合作、平等、对话、交流中,让每名学生都有自我展示的机会和舞台,让学生在快乐中学习。学生很在乎教师、同学对自己的评价,因此教师的评价要让学生感受到期待、信任和尊重。另外,教师一定要谨言慎行,充分考虑学生的感受,不要伤害学生。
  总之,关注学生的内心与精神,缩短与学生的心理距离,与学生以心交心,叩开学生的心扉,点亮学生的心灯,这是教育者的责任,也是学校办学目标应有的内涵。

对小学生心理问题应及时进行干预
青岛西海岸新区育才小学 薛萍
  “我觉得我是一个笨孩子。当别人笑话我笨的时候,我的心里马上像一座楼一样慢慢地塌了。还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老是为了一点点小事吵架,我觉得他们都不爱我了。他们动不动就闹离婚,这是为什么呢?老师,您能帮帮我吗?”这是我收到的一封来自学生的求助信,写信的小女孩上五年级,成绩一直在班里倒数,几乎没有朋友。她个头矮小,下巴上还长了白癜风。她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跟父母住在廉租房里。受家庭、学校、人际关系以及自身诸多因素的影响,这个孩子非常自卑,说话小心翼翼,总是一个人安静地躲在不容易被发现的角落里。我跟这名女生进行了书面交流及面对面交流。经过3个月的努力,这名女生逐渐变得开朗起来,不仅能正确认识自己、评价自己,而且能够自觉控制和调节自己的行为。
  儿童时期是个体自我意识初步形成的重要时期,儿童没有自知力,行为和语言能力都比较弱,同时受环境影响比较大,因此很容易引发行为问题。教育工作者如何对小学生的心理问题进行干预?我结合自己的从教经历以及专业知识谈一谈。
  首先,量表筛查以及教师日常观察是了解孩子心理状况的前提。目前,在测量小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方面最常用的是 《小学生心理健康评定量表》。该表是由心理学工作者和小学教师协同研发出来的,对筛选、诊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有一定的效果。该表是儿童自测量表。我们可以选用专门进行儿童行为问题测量的他评量表,这类量表中最常用的是儿童行为量表,主要有家长用和教师用两种。除了通过量表评定外,一线教师可以通过日常交往了解学生的心理状况。需要强调的是,量表有一定的主观性和局限性,只作为我们快速筛选可能产生行为问题学生的工具,切不可盲目迷信,更不能给学生“贴标签”。
  其次,在了解学生的基础上关注学生。新时期的教师不仅是知识的传播者,更要做好学生的心灵陪伴者,这对当下的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学科教学能力过硬,更要掌握教育学、心理学知识。班主任和任课教师应及时给予学生更多关爱,特别是心理健康教育专职教师,上课需及时进行正面积极引导,课下及时跟进回访。与此同时,还要帮助学生融入集体,以集体带动个体,发挥集体的疗愈功能。
  再次,进行个体或团体心理干预。现在学校都配备专门的心理咨询室和专门从事心理教育的教师。教师要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通过个体和团体咨询的方式对学生的行为问题及时进行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