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从前慢

发布日期 : 2018-04-17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陈子一
  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曾言:“使乘车策马之人,能以步趋为乐,或经山水之胜,或逢花柳之妍,或遇戴笠之贫交,或见负薪之高士,欣然止驭,徒步为欢,有时安步以当车。”
  这是李渔的时代,闲时驱车远行,举目皆景。但这样的日子,毕竟已经远去了。现在,公路车来车往,没有人愿意稍作停顿,人们匆匆忙忙都在路上。父母送孩子上学,上班族忙着上班——我们不再是“行人”,而是“乘客”。
  那些街上晨跑的生命、边走边聊的早班人、黄昏时家中伴随着鸟鸣而渐近的车铃声,都去哪儿了呢?
  从前慢,日色慢,大家诚诚恳恳。
  “快来!学校后院新添了一窝小刺猬!”小学同桌的呼喊完整了我对童年的全部回忆。有时是冬天凝结的冰凌,有时是春天的第一朵迎春花,有时是一个新的燕窝……每当此时,我总会放下手中的笔,鬼鬼祟祟地逃离课堂,顺便恐吓一下后位:“如果说出去,我就给你扣分!我可是班长!”
  于是,总有那么几个下午,时光像是静止了一般,停留在儿时学校的后院里:我们惊叹于雪水凝结成冰凌的兴奋,假装自己是“迎春花神”而做倾国倾城状……童年没有手机,没有MP3,只是凭着一腔好奇,便可以与同桌消磨一整个下午。回到家,姥姥将蓬头垢面的我抱到澡盆里,用那双粗糙的大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嗔怪一句:“冻坏了吧,小泥人儿。”
  那是大自然带来的最原始的感受和启发,拖延了日头,留住的是最好的时光。
  高中的日子总归有些单调,开始对手机上了瘾般痴迷,冬天的冰凌、春日的迎春花也只是顺手拍下,发一条朋友圈,算是欣赏一番大自然。早出晚归,出门时姥姥未醒,归家时她已入睡,时常从屋内传来轻微的鼾声。午夜时分,家里常只剩我一人拼命写作业,姥姥疼我,有时忍着困意起床,摸摸我的头,喃喃道:“累坏了吧,快,去睡觉。”我告诉姥姥,我现在忙的,是自己的未来。
  那是人最原始的欲望在驱使,你要变好,所以你不可以停下,必须加快步伐,快一些,再快一些。
  那些美好的旧时光,都在回忆的涌流中顺流而下,不曾复返。
  从前慢,拖住了时光,人们却有更深的情怀。
  木心的一首《从前慢》多年之后预言成真,什么都更新换代,来不及拥抱,来不及说早安,再也回不到“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的好时光。日历一页页地翻,布满了对钩,以后的日子又挤满了行程。我们封存了以往的记忆,又不约而同地锁住了未来的时光。
  王开岭说:“点与点之间的邂逅,使我们望而却步,不得不折叠起双足,换之以轮胎与轨道。”总有人抱怨人与人之间少了人情味,却不知生活的美处处都有,只不过是自己走得太快,失去了看风景的能力。我们的眼睛在利己世界中格外明亮,却在人间变成了瞎子。
  那些旧时光,仅仅是被抛弃了而已。
  公路上的车流快成了一条线。它见证了“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到如今全国连锁的快餐店;它见证了“车,马,邮件都慢”到“什么都更新换代”。
  “语来江色暮,独自下寒烟。”灯红酒绿中,人往往在前进中忘记了最初的方向。周国平说:“一个位置对自己是否最合宜,标准不是看社会上有多少人争夺它、眼红它,而应该去问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看它们是否真正感到快乐。”我想,这才是“慢”对这个时代真正的意义。
  “现在快,快到我们总是回忆起以前的美,然后疯狂想念那些纯净的世界。其实,暂且搁置现在的烦闷,去到中央公园,然后闭上双眼,任那些美好将自己淹没,放空那个美好的世界享受当下就好。”烦闷中找到美好,快节奏中寻回安逸,丰子恺先生教我们的、带给我们的,远远不止这些,更多的,是对生活更好的态度。
  瓦尔登湖上,梭罗独居湖畔,放弃了都市的繁华与安逸,开荒种地,春华秋实,接受灵魂的洗礼,最终,一部伟大的《瓦尔登湖》伴随着灵魂的成长应运而生。纵然匆忙的脚步带来了时代的进步,但我们总要找些缝隙,慢下来,享受生活中一切可见的美好。
  (作者单位:东营市第一中学)